大东观点
  • 大东研究
  • 大东之见
  • 大东分享
  • 大东公众号
  • 大东之见当前位置:首页 -> 大东观点 ->大东之见
    乡村旅游运作主体升级——这样才算是乡村的主人
    作者:大东产业bwin官方网站设计院    时间:2018-05-09 16:20:37

    一、传统乡村旅游时代的运营模式

    农户、企业和政府是传统乡村旅游的三大主体。关于传统乡村旅游时代,我们不妨做出以下简单的描述:基于传统的旅游资源观而进行的乡村旅游开发。在该观念的影响下,农民、企业和政府三大主体由于参与程度的不同,分别形成了三类乡村旅游的运营模式:即农民主导型、企业主导型和政府主导型。



    (一)农民主导型——自由萌发的“农家乐”

    中国乡村旅游萌芽阶段的典型运营模式,大约起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成都。这一阶段,农业生产结构开始发生变化,传统农业开始向现代农业转变,农业的经营观念也随之发生变化,一部分农民利用自家的院落和田园开始从事旅游接待活动。
    这些农民以农户家庭为基本经营单位,自己提供资金、原材料,进行住宅的翻新和改造。农户对自己所拥有的旅游资源进行管理,自主、分散、独立经营,各自承担各自的经营风险,并独享经济收益。

    小结:

    农民主导型模式最大的好处在于旅游开发的所有收入归农民自己所有,最大程度维护了农民的利益;而且由于参与者都是当地村民,因此受外来文化的影响较小,展现给旅游者的全都是原汁原味的当地传统文化,最利于保留文化的真实性。然而由于农民自身投入资金有限,几乎没有能力改善基础和服务设施,加上本身的文化素质不高,缺乏先进的管理理念,旅游产品单一粗放,因此旅游吸引力有限,发展到后期将产生严重的同质化竞争,陷入“微利”困境。



    (二)企业主导型——植入田园的度假村

    这是一种在市场经济较为发达的情况下,引进组织结构成熟的公司来经营乡村旅游,政府和村集体在具体的开发盈利中不做参与的一种开发模式。最常见的形式便是矗立在乡间的庄园式度假村。
    这种模式的所有权属于公司所有,经营管理由公司掌控或者委派,当地农民以个人身份加入公司,以劳动获取收益,以公司的整体品牌形象进行乡村旅游开发和经营活动。

    小结:

    这一模式有利于发挥公司的经济实力,使乡村旅游能够在一个较高的起点规模化地展开,并且能够带来先进的经营管理理念,形成良好的旅游软环境和氛围,迅速走上有序化发展的道路。但是这种模式缺乏社区参与,农民在利益分配上没有发言权,并且还要承担旅游开发所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易产生“飞地化”现象;另外,纯粹的企业行为容易对乡村旅游资源造成破坏性开发,不利于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和传统文化。



    (三)政府主导型——看上去很美的“输血”乡村

    该模式是指政府凭藉社会威望、管辖能力和财政实力,对乡村旅游发展实施主导作用,其作用主要体现在确定产业政策、制定发展规划、完成基础设施投入、完成其他主导性投资、承担宣传推介任务、实施行业管理等方面。
    这个被广为接受的中国旅游发展模式确实具有宏观指导意义,尤其对于经济落后但资源丰富、具有开发可行性的地区,在乡村旅游发展初期是最有效的开发模式。


    小结:

    政府主导模式形成了较规范的产业运行机制,有利于保持乡村旅游的“乡村性”,并且大大改善了旅游的基础设施和服务水平。但这个模式实施的前提是市场主体要到位,如果缺位,就成了单方面的“输血”模式,显然是无法持续运作下去的。另外,政府参与乡村旅游要处理好与农民、企业的利益关系,避免出现与农民和企业争夺利益的现象,否则将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二、当乡村旅游遭遇三大时代

    (一)全民休闲时代——泛旅游资源观孕育变革


    中国已经开始进入休闲时代,以城市为主体,兴起了一股“全域旅游”潮流。全域旅游即是对资源的再发现和再整合,它导致传统的旅游资源观发生深刻的变化,并促使“泛旅游资源观”的形成。这种新的资源观也为乡村旅游发展提供了新的审视视角,或将赋予乡村旅游资源更为丰富的内涵和外延,从而孕育新的运营模式。

    (二)新型城镇化时代——农村闲置资源亟待盘活

    随着中国城镇化加速推进,移民搬迁步伐加快。有资料表明,2002年-2012年十年间,我国平均每天消失八十个自然村,已有数十万个村庄成为“空壳村”,导致大量农村资产和“四荒”资源闲置,耕地无序流转甚至撂荒。这些闲置的资源将成为乡村旅游发展新的课题,如何有效盘活此类闲置资源,并充分释放其潜在价值,将极大改变乡村旅游的运营模式。

    (三)互联网时代——催生新农人,再造新乡村

    互联网经济正在深刻影响着中国的各行各业。随着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一批充满朝气和活力的“新农人”以互联网为平台踊跃进军三农领域。他们普遍具备互联网思维,有着崭新理念、思维方式和产销模式。更重要的是,他们有生态自觉,重视食品安全并有强烈的乡土情怀。“新农人是农民的新群体、农业的新业态、农村的新细胞。”该群体将对中国农业现代化形成重要的推动力量,同时也将深刻影响乡村旅游运营模式的“进化”。



    三、新乡村旅游时代的运营模式

    在三大时代的影响下,乡村旅游的三大参与主体开始了自我升级和扩张之路,他们面对正在更新的资源和市场,将开创更为多元的乡村旅游运营模式。

    (一)农民主导型升级方向——个体的觉醒和群体的整合

    (1)农民中的精英个体开始自我觉醒,他们在经营农家乐的过程中,越来越关注游客在精神层面的休闲需求,因而提供的服务不再局限于同质的餐饮和住宿,而是从文化层面提炼休闲元素,进而整合到整个乡村旅游的体验过程中,率先从农家乐的红海竞争中抽身而出,步入自我升级的良性发展循环中。

    (2)在乡村旅游发展过程中,许多村落开始尝试以“社区主导”为特征的内生式经营模式,涌现出了许多自我组织、管理和服务的旅游合作社。这些合作社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联袂管理,融合了旅游观光和农产品的生产、加工和销售等多项功能,突破了农村专业合作社的传统单一模式,实现了对村落乡村旅游的统一管理和整体营销。

    此种运营模式通过旅游业和农业互补实现集约发展、差异共赢,促进农产品的深加工、传统手工艺品的商业化和旅游产品供应链的本地化,改善了乡村的经济结构;同时,社区居民对自身资源的控制力强,可以全方位、多角度参与社区乡村旅游的经营、决策、管理,有利于农民确立真正的市场主体地位,促进了乡村管理模式的民主化转型;更重要的是,合作社的综合协调能力相对较强,容易协调社区居民之间的关系,有效避免“公有地悲剧”,减少恶性竞争。

    (二)政府主导型升级方向——摆脱“家长”角色,向服务型政府转变

    中国乡村旅游正在逐步脱离初级发展阶段,政府主导型的运营模式已经不符合市场发展规律。政府应该从乡村旅游微观的事务性管理中撤离出来,实现角色向服务型政府的转换,由“完全主导”转化为“有限主导”,在不断完善公共性强的旅游基础设施和人才培养工程建设的基础上,从宏观面上给予乡村旅游业更多政策引导,做好监管工作,避免对生态环境破坏行为的发生,发挥宏观调控功能,协调利益相关者的各方利益,发挥经济杠杆作用,促进乡村旅游良性、健康发展,塑造服务型政府。

    (三)企业主导型升级方向——开启新资源,跨界新农人

    (1)目前,企业仍然是外援式乡村旅游开发的重要主体,但是随着土地政策的紧缩,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将目光投向了乡村旅游的存量资源上。尤其是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大量的人从农村涌向城市,空置的村落越来越多,成为新的乡村旅游资源,并立即吸引来了一批具有敏锐市场嗅觉的开发商。将古村落开发成精品酒店或将闲置的特色村落改造成乡居度假聚落正在成为乡村旅游最流行的改造方式。

    (2)除企业外,越来越多的个人和组织也投身到乡村旅游的开发浪潮中。这些人或源于难以割舍的乡土情结,或倦怠于城市的喧哗浮躁,或致力于生产和流动安全产品。他们带着新的见识、资金和梦想踏上返乡路,成为中国的“新农人”。在共同的理想集结号下,他们或依靠自己或成群结队开始勾画心中的乡村。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大东公众号。

    返回上一页

  • 上一篇:如何打造乡村旅游的格局定位?
  • 下一篇:亲子农业未来的发展前景
  • 服务热线:
    18336317788